《敦刻尔克》的配乐创作,诺兰才是攻

摘要: 听出来了吗?诺兰才是《敦刻尔克》配乐的根基。

12-09 11:22 首页 巴塞电影

《敦刻尔克》已经是英国导演诺兰和好莱坞配乐大师汉斯·季默的第六次合作,每次两人的新作一出,一波人给诺兰跪,下一波人给季默打call的场面几乎已成常态,这次也不例外,只要稍微一搜,就不乏看到这样的新闻标题:



但是能这样写的,我只想说你大概既不了解诺兰,也不了解汉斯·季默。


《敦刻尔克》可以说跟诺兰与季默之前合作的所有作品都不一样,它从“诺兰+季默”的合作方式变成了“诺兰×季默”,你甚至可以听到两个人的博弈、碰撞、和融合。


倘若《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尚且能将配乐成就归功于汉斯·季默,但这次若依然把诺兰排除在音乐之外,那么你就彻底丢失了《敦刻尔克》的配乐根基。


在诺兰和季默的方式里,诺兰妥妥是攻。


诺兰与汉斯·季默


本文将为你拆解这两位的攻受关系……哦不对,是为你呈现为什么《敦刻尔克》的配乐根基是诺兰,而汉斯·季默的贡献实际又是什么?

克里斯托弗·诺兰

剧本未动,配乐先行

一般好莱坞商业片的配乐环节都排在很靠后的位置,配乐师通常是在接到导演初剪版本后的短短几周开始配乐工作,部分导演甚至在初剪中安插了许多暂时音轨,要求配乐师按这个音轨的感觉去创作,基本算是配乐界的“洗稿”了。


但诺兰和季默的合作方式有所不同。诺兰常常对故事了然于胸,于是剧本对他来说不是必要充分条件,他反而对配乐更为上心。




比如《星际穿越》,诺兰就只大致说了一幕父亲与孩子的故事,问季默能不能写音乐。季默就根据自己跟儿子的情感随手弹了那么一段,诺兰听完说:“我最好立刻制作一部电影。”于是他就开始了《星际穿越》的剧本创作,接下来季默看着这个涵盖物理、天文、时空穿越等大开大合的故事,还有点懵逼:“呃等等,我只是弹了一小段,你却要写这么多?”诺兰:“对,但你弹的就是故事核心。”


可以说,音乐在诺兰的创作中有着很重要的先导意味,他本人也是极具音乐素养的导演,最后《星际穿越》的配音工作由三支在不同地点的乐队完成,因为季默分身无能,很多录音工作由诺兰负责。



《星际穿越》


来到《敦刻尔克》,这种配乐先导性更为突出。诺兰一开始连剧本都没想写,但他却想好了三点配乐要求:

谢波德音调

随着《敦刻尔克》热映,“谢波德音调”这一看似神秘的听力幻觉在媒体视野内被大肆讨论。但事实上,使用谢波德音调的技巧并非汉斯·季默的创意,而它在诺兰的电影中也不是第一次出现。


简单科普一下,谢波德音调由几个间隔八度的音阶谱复合而成,随着音阶攀升,高音区的音强会渐弱,中音区攀升趋势不变,低音区的音强会渐显,因此我们至少听到两条攀升趋势,大脑则会误以为这是一条持续攀升的曲谱。如果把谢波德音调用钢琴弹出来就是这样的:


谢波德音调钢琴表现(时长37秒)


如果将这些单音转化成线性,听起来就是“The Mole”中那种极具紧迫感的声效:

这样无限攀升/下沉,却永远也去不到最高点/最低点的音乐结构,如果做个具象类比,那就是著名的几何学悖论彭罗斯阶梯,无限循环没有尽头,which诺兰在七年前的《盗梦空间》里早有呈现:


彭罗斯阶梯



诺兰:当年在视觉上欺骗你,今天在听觉上欺骗你,科科。


看得出来诺兰对这一结构十分着迷,2006年的《致命魔术》就已将这一错觉用在了配乐“The Prestige”中,而当时的配乐师还是David Julyan,他曾表示与诺兰合作谢波德音调很奇妙。


这次《敦刻尔克》把这个音调玩得更尽,诺兰不仅点名让汉斯·季默按照这个结构写音乐,连自己的剧本创作也要遵从这个结构,营造出不断上升、没有尽头的悬疑紧张氛围。


将海、陆、空三条线视为音调中的低、中、高三个音区,当一个音区迎来高潮,第二个音区开始攀升,第三个音区还处在萌芽,这样整个电影就持续有高潮!真是一个很有野心的想法。

谜语变奏曲


诺兰给这一届观众带来的两个讨论点,除了谢波德音调,就是这首英国国民挽歌“Nimrod”。它出自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于九十年代末创作的《谜语变奏曲》,埃尔加对主题做了十四种变奏,“Nimrod”属于第九种。它多次出现在英国重大葬礼或场合,比如戴安娜王妃的葬礼、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中关于久远田园生活的段落、英联邦阵亡将士纪念仪式上……,它肃穆哀婉的旋律深植于英国人的乡愁中。



爱德华·埃尔加


诺兰曾说:“它与国歌不同,它唤起的不是对国的歌颂,而是对家的眷顾。”(所以我实在无力吐槽贾秀琰在这支曲子出来时翻译的“祖国万岁”)


“Nimrod”是诺兰点名要加入的音乐元素,但“Nimrod”太过煽情的旋律不可能直接加到整体冷酷克制的配乐中,于是擅长恐怖片配乐的音乐人本杰明·沃菲斯齐对其进行了改编,命名为《第十五变奏》。


他将原曲的每个音节放缓数倍,加入新鼓点和宛如轮船汽笛的音效,这个改编安插在大海上出现无数只民船前来接士兵回家的画面中,更贴合影像地诉说着一曲“家为你而来”的乐章。这也是本片配乐中最为主观、最渲染情绪的章节。


《敦刻尔克》


选择“Nimrod”除了它对英国人的意义,也有一小部分对诺兰本人的意义:“Nimrod”曾响起在诺兰父亲的葬礼上,因此诺兰对这首曲子总有莫名的沉重和眷顾。

秒表

纵观诺兰同志导演生涯的十部长片,不难发现他对“时间”这一主题的执着,并且笔者有理由怀疑,他对钟表走针的声响简直有着重度痴迷症。


走针的声音几乎出现在他所有关于时间的作品配乐中,《星际穿越》里的“Mountains”“No Time For Caution”“Tick-Tock”,《盗梦空间》里的“One Simple Idea”,《记忆碎片》里的“Losing Control”模拟了失真的机械走针,就连他的处女作《追随》,画面一开头我们就听到了这个声音,整部片子配乐很少,但即使是在钢琴主导的段落,这个走针的声音也如幽灵般蛰伏在琴键之下,追咬着神经。彼时的诺兰还只是个28岁的野心boy啊,时间、钟表就成了他多年创作中几乎不曾离席的元素,或许也可以说是灵感源泉。


《敦刻尔克》进入配乐期前,汉斯·季默收到一条诺兰录制的音轨,无他,音轨里只有诺兰秒表的声音。诺兰请求季默是否能够根据这块秒表的节奏谱写配乐,于是两个人就以这个节奏为轴,填充发展出整部电影配乐。我想走针爱好者诺兰同志一定很过瘾。


除了以上三点根基,诺兰又给出了第四条配乐纲领,那就是——保持客观。这就是为什么整部配乐作品听起来既像汉斯·季默,又不全像汉斯·季默的原因。季默的配乐有两个显著的听感特点——「燃」和「煽情」,曾经配过的两部战争大片《黑鹰坠落》《珍珠港》,前者用重型摇滚加当地部落吟唱营造出神秘、危险的的索马里战场,后者深情壮阔的弦乐交响更是成为一代经典,“Tennessee”任何时候听都给你煽出一地鸡皮疙瘩。


《珍珠港》


但这些,诺兰统统不要。


他希望季默忘掉看过的所有战争片,在配乐中不要抒发情感,专注于各种机械和时间的节奏。也就是,不要告诉观众某一时刻该如何感受,而把他们丢到那个被充分包围的场景去自行感受。诺兰对剧本的创作也遵循了这样的极简,不必要的台词、不需要交代的人物背景、不必出现的敌人和指挥部,统统减掉。

汉斯·季默

音效化配乐的最大施展


诺兰已经把整部配乐的纲领和规则定好了,为了让音乐和影像的结构达到严丝缝合的呼应,《敦刻尔克》的配乐工作和剪辑工作是同时进行的。


诺兰把季默煽情的手绑在了背后,却给了季默另一个技能的施展空间——那就是,季默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玩他的音效化配乐和采样技术了!


汉斯·季默


在好莱坞,汉斯·季默是最沉迷于音效的配乐师之一,这与他鲜明的视听化配乐风格紧密相关。也许因为他涉足影视配乐圈前是个搞摇滚和MV的,对音乐的视听感十分注重,他不满足于旋律本身,而追求音乐与画面的联想与切合。这使他很自然地从各种音效和实地采样中寻找音乐的结合点,因此我们在《蝙蝠侠:侠影之谜》的配乐中,听到了他用合成器模拟的、像大蝙蝠煽动翅膀的声音;我们在《狮子王》中听到了他从非洲采样到的民族唱腔。


在《敦刻尔克》中,则是由音效师理查德·金从拍摄现场录下了各种船只(包括“月光石号”)的声音,季默再将这些源声汇编到配乐里。这一切对真实音效的捕捉和模拟,包括轮船、战斗机、海潮、甚至人在水下的听觉状态,最终构成了《敦刻尔克》极具临场感和实验性的配乐,这应该也是汉斯·季默本人在这方面所做到的最大化(因为此前根本没有一部电影可以给他这样的空间)


加上诺兰呼应音乐结构的剧本,和紧密对接的剪辑,《敦刻尔克》呈现出来的姿态就是一部音乐、音效和影像都高度结合的作品,不仅在彼此的个人履历中,还是在“诺兰+季默”的合作模式中,都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当我在云村的《珍珠港》配乐下无意中看到这样一条评论时,我是遗憾的:




汉斯·季默这次的确没有交出即使没看过电影也能单曲鉴赏的旋律性作品,但他和诺兰却完成了一次对彼此都是开创性的音乐与电影紧密性实验。音画之间生成了很强的针对性和唯一性,如果你不看电影,单听这张原声很难说是享受,但如果你看了电影,哪怕只有一遍,那么每一个音符都能唤起你脑海中的电影画面,声音中每个尖锐晦涩的处理都在电影里找到了它的落脚。


汉斯·季默评价这张OST说:

这其实是一张诺兰作品,因为我的双手所到之处都覆着他的双手。他没有真的去谱曲,最终效果却仿佛每一个音符都是他写的。


但其实在影院里,已经无所谓彼此,我听得到诺兰对真实的极致追求,也听到季默对声效的强大构建,以及偶尔忍不住要煽情的心痒。


当然,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标题是有些恶趣味了,因为这是凡夫如我不能形容的两个业界翘楚之间才华的碰撞与交融。


时评总说:诺兰背后的男人是汉斯·季默。而现在他们用一部最彻底的作品昭示了,季默背后的男人,也是诺兰。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